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广西林业概况 | 返回旧版 广西林业厅指导 广西林业产业行业协会主管 广西林网主办
您的位置:广西林网>> 文章中心>> 高层访谈>>正文内容

杨章旗:领军广西建造全国最大马尾松基因库

来源:《广西林木种苗信息》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26日
分享到:

 “国家林业局马尾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落户广西,广西建成全国最大马尾松无性系种质基因库,收集无性系1778个,累计生产种子近2万公斤,4个国家级和5个自治区级马尾松良种基地全部实现种苗一体化工程,推广造林11.11万公顷,产生直接经济效益21.16亿元、间接经济效益232.6亿元……

这一长串傲人的数据,预示着广西马尾松的科研已经处于全国领先水平,成绩的背后离不开科研团队的孜孜奉献,正是杨章旗教授带领着团队几十年如一日,扎根深山中,经过近30年联合攻关,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先后获发明专利授权3件,在国内率先建成3个马尾松高世代杂交育种园,培育出林木良种14个。

那么,广西马尾松科研背后有怎样鲜人为知的故事,当林业科技领军人物、广西马尾松研究第一人杨章旗教授细细说来,听似波澜不惊,却打动人心。松树科研这活儿,绝非易事。

不入深山,怎能寻得优质松树基因

辽宁千山、山东泰山、江西庐山都以松树景色而驰名,在广西桂平西山、南宁青秀山等风景胜地松树独成一景。当然,松树的优势绝不仅仅只有高颜值,其经济实用性更是令人惊叹,其木材用于造纸,也可做家具,松脂可以提取松香和松节油,松花粉可制成保健食品,种子还可入药,松树的树皮、种皮富含单宁,可浸水提取栲胶。树皮经粉碎后,与其他原料混合,加压可制成硬纤维板。此外还可从松树针叶中提取松针挥发油……松树可谓浑身是宝,说起松树的好,杨章旗滔滔不绝。

如此用途广泛的松树,越在深山中,长得越好,据杨章旗透露,广西有一片1958年的人工林样地,最大单棵胸径就近1米,单株材积就达9.6个立方米,目前胸径还在以每年超过1公分的速生在生长。中国将松树视为坚定、贞洁、长寿的象征,喻不畏逆境、战胜困难的坚韧精神,也就不足为奇了。

杨章旗骨子里就有着松树的魂核,他从资源县的大山里走出来,自小与山与松树就有着不解之缘,误打误撞地学了“林”,毕业后就“被分配”研究松树,一切像是“被安排”,却又有着冥冥之中的缘分。从此他一头扎进深山中,研究松树,寒来暑去,一做就是三十年。

为了寻找优异的马尾松种质资源,他带领着学生一出门就是一两个月。进山都得带着干粮,带的水不够就喝山涧水,有时甚至要住在山里。杨章旗还记得当年优树资源收集的艰辛。他说,找到满意的好树后,还要做好标记,给大树编号,量好胸径、树高、冠幅,挂上牌子,若是春季去,恰逢树木抽穗,他们就要爬上几十米高的大树,将优树的穗条剪下来,进行嫁接。倘若是秋季,他们就将果子摘下来。

一棵树,至少得跑两个来回。爬树采种是个危险活,因为长得好的松树,往往干形通直,高达几十米,这也加大了采种、采穗的难度。所以杨章旗严格要求采种人员做好防护措施。好在现在种子园的母树进行了矮化,控制了高度,只是冠幅变宽,这样可以减少采种的难度。

每年松树人工授粉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过年前后,年前杨章旗带着团队开展湿地松授粉,常常要忙到年三十才匆匆回家过年。过完年就得赶回基地进行马尾松的授粉。这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除了要控制好花粉烘干温度和选择最佳可授期外,还要防止花粉污染与号码错乱。每一个步骤都得仔细,若是一个程序错乱,就前功尽弃。三十年来,杨章旗带着团队在基地里完成一个又一个杂交试验,营造一片又一片家系试验林。

“林业育种研究周期长,要坚持,更须吃苦。每一代的遗传改良和选优都凝聚了一代甚至几代科研人的奉献。”杨章旗感慨颇深。

唯有应用,科研方能发挥最大效应

毋庸置疑,大树种里有好的基因,是经过成千上万年的自然选择留存下来的,若破坏了想要恢复很难,可对于大树种优良基因的保护似乎并未被社会重视。1986年,杨章旗在宁明县桐棉乡建立了2000多亩的优良种源天然母树林。可前几年他再去,让当地林业部门技术人员带他去看长得最好的林分时,谁料,其口中最好的林子居然是杨章旗当年认为未达到优良林分标准的林子,其他的都被砍掉了,这一片林子能留存下来,还是因为林子长在土地庙附近,当地老百姓认为这是风水林,才得以幸存。

这让杨章旗惋惜不已,唯有社会各界都提高认识了,珍贵的大树种优良基因才能得到保护。庆幸的是,现在广西松树种质基因库每份都至少保存在两个地方以上,这最大限度地确保优良基因的保存。

尽管广西马尾松的科研成果国内领先,可推广起来却相对困难,一来科研推广的力量相对薄弱,二来因为松树具有“飞籽成林”的自然特性,这也导致在老百姓的印象中,松树是不需要太多的经营,只需要完全粗放管理的模式。且好的马尾松采种成本高,良种要卖到300—500元/斤,注重眼前利益的老百姓自然难以为其买单,加上市场上出现以次充好的种苗,老百姓无法真正买到好种苗,那么良种就没有真正发挥其用处。

令杨章旗欣慰的是,目前马尾松已成为中央财政林业推广示范项目的主要造林树种,已在广西八个县进行推广示范。有了这些示范效应,杨章旗期待能带动更多的林农选择良种壮苗,让马尾松科研技术成果更大范围地转化应用,真正发挥其效用。

在杨章旗看来,单靠扩大面积并非明智之举,只有注重适地适树,使用良种壮苗,科学种植,实现高产,注重品质,才是王道。

Q & A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在几十年的科研中,您收获最大的是什么?

杨章旗:可以说,最值得欣慰的是为广西松树研究打好了坚实的基础,缩短了与国外先进技术的差距。年轻一代要继续做下去没有太大的困难。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作为松树的代表树种——马尾松,在广西科研与产业发展经历了哪几个重要阶段与转型呢?

杨章旗:我们对松树的科研从最开始追求速生性,之后注重干形通直和材性,这样的木材才好用于造纸和做家具,再接着研究高产脂,以及松树的抗逆性。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 :今年新增林木良种有马尾松家系桂MVF257、桂MVF554、桂MVF690、桂MVF902、桂MVF903,目前,广西马尾松良种使用率达到多少?非良种与良种在产量和品质,以及带来的经济效益方面究竟有多大差距?

杨章旗:马尾松良种使用情况还不理想,这与社会的普遍认识分不开。良种在产量和抗病虫害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种树是个长期的过程,若选种不当,待后期发现问题,或长势不好,往往就晚了。浪费了时间和财力物力,这就需要从源头上把关。若采用良种造林,相同的管理和投入,单位面积获得的木材和松脂产量会提高30%以上。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那么,在良种推广上,您有什么建议?

杨章旗:作为广西政协委员,我曾提议广西参照柳州推广杉木良种的做法,良种苗木由财政统一采购,再免费发放给林农种植,凡达到种植标准的,财政再给予适当的造林补助经费。这样没有利益的冲突,老百姓自然就愿意种植良种苗木,待老百姓尝到甜头了,看到良种苗的好,谁还愿意去种植劣质苗。但是,这个提案由于财政经费困难而无法实施。只有政府真正重视了,推广起来才能事半功倍。

我们现在也在做示范林,因为松树的独特性,在深山里长得更好,而山里人们往往难以踏足,好在现在村村通,在百色的百林林场选址的示范林,尽量靠近公路,能让更多的务林人看到松树良种的示范效果,带动更多种植户选择良种,真正发挥良种的效益。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对于松树营林管理,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吗?

杨章旗:及时抚育和科学施肥,松树长势更好。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马尾松大径材的培育的发展前景?

杨章旗:马尾松是经济价值高、用途广、产品种类丰富、产业链完整、的树种。在社会对木材的刚性需求下,马尾松以其生长期长、生长量大等特性,其大径材的培育,十分符合市场需求,前景广阔。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在您所带领的团队不懈的努力中,马尾松新品种“松韵”成为广西林业系统获得的第一个林业植物新品种。请问“松韵”有何独特之处,有着怎样的意义?

杨章旗:这也是一个偶然的发现,马尾松新品种“松韵”来源于桐棉优良种源,首次发现于宁明县国有派阳山林场。该品种经历了3次全场范围的松毒蛾和松毛虫混合虫害,在3次大发生中表现稳定、抗性优良。广西林科院、国有派阳山林场等单位的松树专家自2002年起对该品种进行了系统的选育研究,历时10年,发现该品种经过嫁接、异地保存后仍保持优良的抗松毒蛾和抗松毛虫的能力。

马尾松新品种“松韵”是我院申报的第一个林业植物新品种,也是广西林业系统申报的第一个林业植物新品种。此次通过专家现场查定,开创了全区林业植物新品种保护的新纪元,对全区林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工作具有重大意义。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年轻的科研团队是马尾松研究的不息动力,请问在马尾松科研团队建设方面,广西林科院有怎样的新突破?研究马尾松科研人员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

杨章旗:目前,广西林科院松树科研团队有14名,其中有6名博士,我选人的标准是,首先得有扎实的专业知识背景,再者要有沉下去的心态,能真正深入基地,扎进实验室里做研究,还得有团队协作精神。因为学林可是门苦差事,绝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光鲜。我们一年至少有一半以上的时间会深入到林地里,实地进行研究。


《广西林木种苗信息》:请您谈谈,广西马尾松良种科研的发展方向?

杨章旗:目前,我们除开展生长、产脂和抗逆性良种选育及良种基地建设外,还正在研究松树跟其他阔叶林,比如格木、楠木、红椎、榉木、大叶栎、枫香等乡土树种混交,以形成复层林,这样50~60年间每一个时段都有木材产出,都有收益,且有良好的生态效益,现在对于混交的树种、混交比例和混交时间等研究正在试验中。

此外,在马尾松抗雪压、抗旱、抗病虫害等方面也在研究中。

(文/ 唐丽琴)

人物简介:
 
杨章旗,男,汉族,1964年12月出生,广西资源人,1986年7月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专业,林木遗传育种学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现任国家林业局重点性开放实验室——中南速生材良种繁育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国家林业局马尾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广西林科院用材林所所长。兼任中国林学会松树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林学会林木遗传育种分会委员、广西林学会林木遗传育种分会常务委员、广西生态学会副理事长,第十一届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常委,广西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广西科技发展战略与综合评审委员会委员;广西大学、贵州大学、广西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

长期从事松树遗传育种、速生丰产林培育和人工林生态等研究工作。共完成国家或省(部)级科研成果10多项,主持完成的项目获广西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三等奖1项,主要参加的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部省级科技进步二等奖5项、三等奖1项,中国林学会梁希科技进步二等奖4项。主持审定国家级林木良种3个,自治区级良种42个,获植物新品种授权2件,发明专利7项。在国家级或省级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90多篇,出版、合作出版著作10部。2003年获第七届广西青年科技奖;2005年获首届广西林业重奖个人和集体。2005年获广西优秀专家称号;2006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06年入选广西“新世纪”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2011年11月被自治区党委、政府聘为广西首批“八桂学者”。2016年,荣膺第七届“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被评为中国林业产业功勋人物和全国生态建设突出贡献先进个人。


打印文章】 责任编辑:唐丽琴
图片焦点
    还没有任何内容!
精彩推荐
  • 还没有任何内容!
回到顶部 0771—5521011 0771—5593803 0771—6719799 0771—6709853 联系在线客服 联系在线客服 联系在线客服